我的网站logo 我的网站logo 我的网站logo
主页 > 鸿运国际娱乐注册 >

联想为何不如华为?倪光南:路线走错了

2019-01-04

12月23日上午,“第二十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”在北京举行,中国工程院院士、联想前总工程师倪光南出席并演讲。

本文引用地址:http://www.eepw/article/201812/395948

倪光南称,联想与华为这30年犹如“龟兔赛跑”。联想估值曾一度是华为的5倍,而现在华为估值已是联想的50倍。

外部环境一样,联想和华为的差距在什么地方?倪光南归结为联想“路线不对”、“知识产权0股份”,而华为做得都很好。

对于华为的成功,倪光南说,有很多原因,“但是在前十年,联想未股改前,我们相信,科技的股权是会体现的,但是股改后并没有体现,很多人都不敢来,大量人员都离开了。”但与之相对,这方面华为就做得比较好。

倪光南还将苹果公司创始人乔布斯、华为董事长任正非以及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的个人股权进行对比。

他称,作为投入知识产权和资产的乔布斯最初拥有苹果公司股权为45%,最后变为0.45%;投入资产的任正非最初在华为公司的股权为80%,目前变为1.4%;而没有投入资产和知识产权、最初是副总经理的柳传志一开始没有联想股权,在股改后,其股权不断增加,目前为15.9%。“一个没投入知识产权和资产的公司高管,拥有那么多股权,这在中外高技术企业中是很特殊的。”

倪光南认为,今后应该尽可能加强科技人员的保护,充分激发科技人员的创造。

对于股改之后的联想,倪光南称,发展路线就从“技工贸”转为“贸工技”,公司的创新能力和在行业中的地位也下降了。

值得注意的是,2015年2月,柳传志在接受央视财经《你从哪里来》专访时对网络上有关联想控股的持股传闻作出回应,当时他主动提及对联想集团的控股,“大概拥有联想集团的股份不到1%,”柳传志说。

以下为演讲速记,经专家审核:

倪光南:各位嘉宾、各位老师、各位同学:大家好。

我的题目是科技人员知识产权保护问题,我不是搞知识产权的,但知识产权与中国创新能力很有关系,我们的视角是从创新能力来考察。

我们知道建设知识产权强国,发展知识产权企业是非常重要的。提升国家创新能力,尤其是“十三五”知识产权规划,有明确的指标,比如说提出了在发明专利拥有量,PCT专利申请量,知识产权使用费出口等方面达到一些重要的指标。

我这里有一些数据供给大家参考。就是我们国家知识产权经济对GDP的贡献,对就业的贡献。可以看到,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在这些方面都有了相当的贡献,但是比重比较小,而发达国家,我们看美国,相应的贡献就大很多,我们看到美国这些产业对GDP的贡献达到30%以上,所以知识产权经济对创新型国家的建设是非常重要的,发达国家是我们的一个榜样。

大家看到我们PCT专利申请数量在不断的增长,现在日本和中国本差不多。但是由于我们基础差,虽然这几年增加比较快,总的来说差距还是比较大。知识产权使用费逆差很大,进口费大大超过出口费。目前来看,1/4的知识产权使用费是美国进口的。我们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,需要大力发展自己的知识产权。

我们要强调一下科技成果转化的问题。我们看到美国高校有一个趋势,目前比较多的是从专利授权转向创业孵化。比如说加州的创业公司,5%来自斯坦福大学,可见美国高校对美国高技术产业的贡献是很大的。中国的高校和科研院所对中国高技术产业的贡献,在改革开放40年以来,也起了重要的作用,但是缺乏总结。

下面我讲一下科技人员知识产权保护问题。中国一些高技术企业创新能力的兴衰表明,能否保护科技人员知识产权是一个关键。改革开放开始时,邓小平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,中关村依托高校和研究院所,涌现了一大批高技术企业。正像大家说的,中关村有北大、清华,中科院等等,就像美国硅谷有斯坦福、加州大学一样。我们中国第一批高技术企业中最有名的是四通、联想、方正。为什么是这三个?因为它们各自都有自己的创新产品,它们是从科技成果转化起家的,从创新产品起家的。我们现在要探讨的是,它们的创新能力后来为什么降低了。下面以联想作为例子。

以联想来说,官方的说法是,它是从计算所分离出去的,是在改革开放的时候,从计算所分离出去的一部分。当时中科院推行“一院两制”,计算所创办计算所公司,不是简单的创办,而是把一个实体分离出去,是在很短的时间内投入了130余名有经验的科技人员,带着上亿元价值的知识产权,以及带着工资、场地、设备,还有计算所的商誉和贷款担保能力等等,计算所公司是依托这样一个强大创新实体发展起来的,不是某个人创造出来的。这个要讲清楚,联想的前身计算所公司就是从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发展起来的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久久健康 版权所有 鸿运国际娱乐注册_鸿运手机登录版本注册首页_鸿运娱乐平台网页版注册